创新项目丨为什么肝癌一发现就是晚期?

日期:2022-11-14 / 来源:艾诺健康体检中心

  创新项目丨为什么肝癌一发现就是晚期?

  我国是肝癌高发国!为什么?

  据世卫组织,中国的新发肝癌和死亡病例占世界的一半以上,是我国致死率第二高的癌症。[1]这与我国居民缺乏肝部疾病常识、忽略肝部日常维护、对初期的肝部疾病重视程度不高等,有着密切关系!

  肝脏作为人体核心器官之一,是体内物质代谢的中心站,也是人体非常重要的解毒器官,承担着合成、分解及储存物质的重任。

  合成:糖原、蛋白质、凝血因子等。

  分解:人体产生和外部摄入的有毒物质、药物。

  滤过:大多数激素在肝脏内发生化学反应并排出。

  储存:铁及各类维生素。

  产生:分泌胆汁促进脂肪等的代谢吸收。

  肝脏虽身兼多职,可是它却是一个低调沉默的负重者。因为它没有痛觉神经,只有在严重肝脏问题导致肝脏肿大或萎缩牵动肝外膜或者周围组织时,健康问题才会显现。这也是它的可怕之处。因为它的“隐忍”,导致很多重大肝脏问题容易被忽视,很难及时发现,这也是导致肝癌等疾病高发的重要因素。

  肝癌虽然高发,但却有一个过程。部分肝癌,在最初为肝炎或是容易治疗的脂肪肝,如果在肝炎、脂肪肝到肝纤维、肝硬化的过程中给予及时的治疗,肝癌的发病率会降低很多。可现实是这个过程往往被忽略。

  国外AASLD、NCCN和APASL学会以及诸多指南均推荐肝癌高危人群进行筛查,提高早期肝癌的检出率以及治愈率。筛查的工具推荐为肝脏超声联合血清标志物甲胎蛋白(AFP)、甲胎蛋白异质体比率(AFP-L3%)及异常凝血酶原(DCP)(简称“肝癌三项”)

  日本JSH的临床路径对于高风险人群(慢性HBV、HCV感染或非病毒性肝硬化患者等)建议应用每6个月一次的AFP、AFP-L3%和DCP水平的监测;对于极高风险人群(HBV或HCV肝硬化患者等),则应将间隔缩短为每3~4个月一次的监测,或联合肝脏超声进行检测,呈阳性,高度怀疑肝癌者再实行下一步CT或者MRI的检查。

  3大血清学筛查标志物

  有助于早发现肝癌!

  肝癌的血液学标志物

  标记物的联合检测是早期筛查小肝癌的有效且经济的策略,为众多指南所推荐。常用的血清标志物有甲胎蛋白、甲胎蛋白异质体比率、异常凝血酶原。

  01、甲胎蛋白(AFP)

  血清AFP是当前诊断肝癌和疗效监测常用且重要的指标。

  优点:普遍适用,应用广泛,阳性率60-70%,操作方便,价格低。

  缺点:早期肝癌阳性率低(30-40%),特异性不高,生殖细胞肿瘤,慢性乙肝及肝硬化均可升高,晚期肝癌有的并不高。

  02、甲胎蛋白异质体比率(AFP-L3%)

  AFP-L3来源于癌变的肝细胞,是一种和肝癌高度相关的AFP,诊断肝癌的特异性高达95%。

  约30%的肝癌患者AFP正常,检测甲胎蛋白异质体,可联合检测异常凝血酶原等。AFP-L3% + DCP提高AFP阴性患者肝癌的检出率,可应用于筛查、诊断、预后和疗效评价。

  03、异常凝血酶原(DCP,又称PIVKA-II)

  维生素K缺乏或拮抗剂-Ⅱ诱导蛋白(PIVKA-Ⅱ)又名异常凝血酶原(DCP),早在1984年确定为肝癌的肿瘤标志物。

  肝癌三项(AFP/AFP-L3%/DCP)在欧美、日本、韩国等用于早期肝癌诊断被写入了指南规范。三者并无相关性,可优势互补,联合筛查早期肝癌的检出率在70%以上。肝癌三项用于筛查早期肝癌,可以提高早期肝癌的检出率,对提高肝癌患者的治愈率和生存率具有重要的价值。

  2022常青卡创新项目

  此次常青卡套餐中,2022套餐中含有肝癌早筛项目。

 

  参考文献:

  [1]生命时报:《为什么肝癌一发现就是晚期?》